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观察 >

巨人网络依旧在泥坑中挣扎 5年收购失败还有何途

辗转腾挪,史玉柱的梦想仍未实现,巨人网络(002558.SZ)依旧在泥坑中挣扎。

日前,巨人网络重要股东上海鼎晖孚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鼎晖孚远”)及其一致行动人披露减持计划,拟在未来减持不超过2%股权。今年上半年,其已经减持了1606.38万股股份。

重要股东减持,除了自身资金需求外,或还有不看好巨人网络发展前景因素。

2016年4月,巨人网络通过借壳回归A股市场。半年后,公司就抛出了高达305亿元的收购预案,拟收购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

2016年至2019年,三推重组,史玉柱是铁了心要推动巨人网络收购这家游戏公司,重组不成,改道增资、“赠股”等“旁门左道”,但其商业逻辑遭到质疑,迎来监管关注,史玉柱只得作罢。

历时5年收购梦断,巨人网络的游戏业绩已经连续三年下降,股价累计跌幅已超80%。

未来的巨人网络将何处何从?史玉柱还在动脑筋注入上述备受关注的资产吗?

5年收购失败还有何途

执着的史玉柱推进的马拉松式资产并购远未到终结之时,这也让史玉柱头痛不已。

2016年4月19日,是史玉柱事业的转折点,这一天,巨人网络从美国私有化后,借壳世纪游轮如愿以偿回到了A股市场。这次借壳,巨人网络作价131.24亿元。

不过,回归A股市场,只是史玉柱的第一步。他的第二步,就是收购以色列公司Playtika。

Playtika创立于2010年,核心产品是棋牌游戏和多元化社交游戏,业务主要集中在北美等海外市场。

在史玉柱看来,Playtika不是一家单纯的游戏公司,而是一家用人工智能技术手段去改造游戏的公司,实际上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史玉柱的想法是,通过收购Playtika,巨人网络的游戏业务完成转型,并借此开拓国际市场,未来在全球领域全面拥抱人工智能。

2016年10月,借壳上市刚刚满6个月,巨人网路就抛出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作价305亿元收购Playtika99.98%股权,其中现金支付50亿元。

史玉柱的设想很好,不幸的是,现实推进过程中,异常艰难曲折。

2018年11月,巨人网络调整重组方案,取消配套募集资金、增加业绩承诺等。2019年7月17日,公司撤回方案。2019年7月,公司再次披露拟现金收购Alpha42.30%股权的重组方案,当年11月4日,又宣告终止重组。

三年三次拟通过重组方式收购Alpha股权最终宣告终止。

史玉柱可能也预料到收购的复杂,还进行了系列其它安排。跟其它的跨境并购一样,本次收购,也是先行由财团完成对目标公司Playtika收购,再由巨人网络向财团方收购,财团的牵头方就是史玉柱实际控制的巨人投资

通过重组收购形式不成,史玉柱决定改道。目标公司的股东为巨堃网络(为完成收购目标公司而设立),2020年12月31日,巨堃网络的总资产为341.61亿元,净资产为40.15亿元。

2018年至今,巨人网络、巨人投资前后对巨堃网络共同完成四次增资,总增资为62.29亿元,其中巨人投资增资31.77亿元。此外,还涉及其它一些安排。至2020年底,巨人投资持有有巨堃网络51%股权,巨人网络及其全资子公司巨道网络合计持有49%股权,控股股东为巨人投资

今年6月15日,巨人网络突然发布一份公告,巨人投资向巨人网络无偿赠与其持有的巨堃网络1.1%股权。交易完成后,巨人网络价格持有巨堃网络50.10%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通过这一“赠股”形式,巨人网络完成对目标公司收购。

不过,这一“精心”设计的操作遭到广泛质疑。最终,巨人网络宣告赠与事项较为复杂,巨人投资终止“赠股”。

5年过去了,史玉柱仍然念念不忘通过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如今,“赠股”方式也搁浅了,史玉柱还将采取什么途径,值得期待。

市值四年蒸发1280亿

史玉柱一心一意推动巨人网络的并购重组以失败告终,巨人网络的经营业绩接连下滑

巨人网络是一家以互联网文化娱乐为主的综合互联网企业,主营业务是互联网游戏的研发和运营。

2016年,借壳上市首年,巨人网络实现营业收入23.2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10.69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9.07亿元、12.90亿元。第三年,营业收入继续增长至37.80亿元,净利润则下滑至10.78亿元。

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分别为25.71亿元、8.20亿元,同比下降31.96%、23.94%。

到了2020年,巨人网络营业收入继续下滑至22.17亿元,低于借壳上市第一年,同比下降13.77%,净利润为10.29亿元,同比增长25.48%。

虽然净利润出现了增长,但并非公司游戏主业实现的,而是靠投资收益。这一年,公司投资收益4.60亿元。其中,除了处置部分资产外,因为接连增资巨堃网络,持股比升至49%,当年获得的投资收益达1.83亿元。

如果剔除这些投资收益,公司的游戏主业仍然亏损。至此,公司游戏主业已经连续三年亏损。

依靠投资收益,今年上半年,巨人网络的营业收入继续下降、净利润继续增长,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67亿元、3.20亿元,同比变动-18.14%、1.20%。不过,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2.82亿元,同比下降5.69%。

在2020年度报告中,巨人网络曾表示,公司多款新游戏产品处于研发过程中,尚未能贡献收入。同时,为了面向长期发展、聚焦核心业务,公司出售了部分与重点游戏赛道关联较低的业务。

收购一直未成功,游戏业务盈利能力不断下滑,传递至二级市场的是股价跌跌不休。

如果以前复权的股价来看,2017年3月31日,其股价为77.41元/股,当时,公司正在推进重大资产重组,并披露了当年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净利润翻倍增长。今年8月31日,股价仅为10.11元/股,累计跌幅高达86.94%。

同期,巨人网络的市值从1485.40亿元减少至204.66亿元,四年蒸发了1280.74亿元。

股价已经跌至地板价,巨人网络的股东依旧选择减持。

今年8月23日晚间,重要股东鼎晖孚远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孚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孚烨投资”)再抛减持计划,其拟在公告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减持不超过4048.76万股(占总股本的2%)。

年初以来,鼎晖孚远及其一致行动人孚烨投资已经减持了1606.38万股股份,持股比下降至9.76%。

2016年,鼎晖孚远及其一致行动人孚烨投资参与巨人网络定增,二者合计持股巨人网络12.54%股权。去年三季度开始,二者开始减持,到去年底,持股比为10.55%。

如果本次减持计划以上限实施,二者合计的持股比将下降至7.76%。

此外,去年以来,上海中堇翊源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澎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弘毅创领(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股东也纷纷减持。

热门资讯

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