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多家银行向证监申请定向发行股票 潜在风险并未消失

近年来,非上市中小银行定增搭售不良资产趋势渐长。

统计显示,今年6月以来,包括安徽霍山农商行、山西永济农商行、安徽含山农商行、山西灵石农商行、山西繁峙农商行、湖北银行、金华银行、安徽叶集农商行、淮南淮河农商行、安徽颍上农商行、广西龙胜农商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向证监申请定向发行股票,计划通过定增搭售不良的方式补充资本金,提高资本充足率。

定增搭售不良资产渐成常态

定增搭售不良补充资本金,已成为一些非上市中小银行近年来的常态。多家银行都在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中表明“认购方在认购新股份同时,需另行出资购买银行不良资产”。

今年7月,证监会非公部核准3家农商银行非公开发行,分别是山西灵石农商银行、山西繁峙农商银行、安徽含山农商银行,分别定向发行不超过3亿股、2.15亿股、1.67亿股新股。

其中,山西灵石农商银行公告,每股发行价格1.10元,1元股票面值计入实收资本,0.10元溢价计入资本公积。全部认购人每认购1股,需另行出资0.90元购买不良资产包份额作为有条件入股对价。

山西繁峙农商银行公告,每股发行价格1.06元,1元为股票面值计入实收资本,0.06元为溢价计入资本公积。全部认购人每认购1股,需另行出资1.00元购买不良资产包份额作为有条件入股对价。

安徽含山农商银行公告,定增价格为1.0元/股。发行对象须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0.35元用于购买不良资产。

而在7月披露定向发行说明书的农商银行中。安徽霍山农商银行定增价格为1元/股,发行对象须承诺每认购1股另行出资0.42元用于购买该行不良资产。山西永济农商银行定增价格为1.06元/股,其中1.00元为股票面值,计入实收资本,0.06元为溢价,计入资本公积。全部认购人每认购1股,需另行出资1.44元购买不良资产包份额作为有条件入股对价。

“非上市中小银行资本金补充压力大的问题,主要通过优化业务结构降低资本占用,以及丰富资本金补充渠道来解决。”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表示,“在银行盈利能力下降的情况下,通过利润留存补充资本金的空间也在减少,而通过外援渠道补充,包括股权融资、发行次级债、永续债等,中小银行无疑居于弱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受宏观环境、监管要求、经营情况等影响,银行尤其是区域小银行近年资产质量风险压降压力不小。“但是,中小银行处置不良的渠道相对单一,同时又面临急切的资本补充压力,所以通过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以小银行居多,之前并不太常见。”

潜在风险并未消失

对于定增搭售不良,亦是银行无奈之举。上述披露定增说明书的银行,不少最近两年来不满足监管要求。

个别农商银行资本缺口较大。山西灵石农商银行披露,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0.95%;到2020年末,灵石农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3.82%,拨备覆盖率109.51%,不良率为4.3%。主要原因是不良贷款增加,补提资产减值准备后,资本净额减少,导致该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

山西灵石农商银行称,本次定向发行完成后,预计申请人不良贷款率将控制在5%以下,资本充足率达到10.68%,拨备覆盖率达到360%,主要监管指标将在本次定向增发后达到监管要求。

另有农商银行盈利指标未达标。广西龙胜农商银行披露,截至2020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93%。在2019年、2020年末,该行资本利润率分别为7.31%和5.88%,未达到监管要求(不低于11%);存贷比分别为83.46%和82.48%,未达到监管要求(不高于75%),原因是受到不良贷款的政策调整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赤峰松山农商银行披露,公司的资本充足率水平未达到监管部门要求的标准,主要原因为信贷业务增长较快,资本补充渠道单一,内源性资本补充增速不及风险加权资产增速,通过本次定向募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后,预计可以达到监管部门要求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短期能很好改善银行资产负债表,满足监管指标,但劣势在于银行将不良风险转嫁给了股东或投资者,不良的潜在风险还在金融体系内积累,并未彻底消失。”光大银行分析师周茂华认为,如果中小银行的经营能力和风险防控能力得不到实质性提升,定增搭售不良的方式只会不断积累局部系统性风险。

周茂华表示,定增搭售不良的方式也可能对股东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甚至经营带来潜在风险。“如果遭遇股东抵制,实际效果更会打折扣。” (辛继召)

热门资讯

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