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减碳如火如荼 “高碳”将退出市场

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危机之一。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实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战略,将碳强度下降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采取了调整产业结构、优化能源结构、节能提高能效、推进市场机制建设、积极增加森林碳汇等一系列政策措施,通过艰苦卓绝努力,提前完成2020年气候行动目标。今年,中国又在国际社会立下新承诺,在减碳进程中按下了快进键。

“高碳”将退出市场

由于人类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含量大幅升高,温室效应加剧,地球气温逐渐上升。因此,全球开始合作应对气候变化,努力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中国在这场全球行动中积极作为,今年,向国际社会承诺:在2030年前实现碳排放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敢于站出来,承诺提前达到碳排放峰值,进行碳中和,无疑给全球气候治理进程打了一剂强心针。“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动力匮乏、进展缓慢的情况下,能够明确把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以及国家自主贡献的内容清晰明确地提出来,对全球推进巴黎协定目标的落实意义非常重大,对中国的意义更重大。”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委员潘家华指出。

据了解,继中国提出2060年之前达到碳中和目标后,欧盟又把气候目标从与1990年相比减少55%碳排放,提高至减排60%,日本、韩国、英国等一些国家也相继提出了本国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减排新目标对国内经济发展也将产生深远影响。专家认为,实现达峰乃至碳中和目标,二氧化碳排放必须大幅下降,将有力倒逼能源结构、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带动绿色产业强劲增长,最终高碳将退出历史舞台。

“人们对高碳的能源、产业、产品、消费的认知将发生改变,因为它们是没有未来的、最终是要退出历史舞台的。”潘家华分析,有了明确的预期,投资人会知道高碳投资是受到碳刚性约束的,市场不看好,慢慢地,高碳就没有市场了。高碳被遏制,对低碳技术创新的投资会加大。最终能够全方位稳步推进低碳进程,包括消费者的行为改变。

碳市场效果显现

为进一步促进节能减排,一个低成本、高效能的碳交易机制——碳市场出世。按照中国政府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的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的要求,到2020年,中国要建立起相对完善的碳排放权交易机制。

2011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准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等7省市开展碳交易试点工作;2013年,中国试点碳市场开始交易;从2017年开始,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建设启动,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逐步被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范围,碳市场逐步稳定运行。

越来越多的企业通过参与碳市场交易提高了减碳意识,节能减排成了企业的自觉行为。“以往节能减排目标是从中央到地方逐级传递,而现在已成为企业自发自觉的选择,因为碳排放管理已经与企业的盈利、投资、现金流直接挂上了钩。”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总裁葛兴安说。

作为最早的试点城市,近年来上海碳交易工作日益成熟。目前,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已经逐步完善了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框架。截至2020年10月30日,上海市纳入碳排放配额管理的企业已全部完成2019年度碳排放配额清缴。至此,上海碳排放企业已连续7年实现100%履约。就减排成效来说,上海2019年电力热力行业、石化化工行业、钢铁行业碳交易企业碳排放量分别下降8.7%、12.6%和14%。

目前,全国碳市场试点范围内的碳排放总量和强度保持双降趋势。截至今年8月,北京等试点省区市碳市场共覆盖钢铁、电力、水泥等20多个行业,接近3000家企业,累计成交量超过4亿吨,累计成交额超过90亿元。共有2837家重点排放单位、1082家非履约机构和11169个自然人参与试点碳市场。2020年,中国已成长为配额成交量规模全球第二的碳市场!

减碳如火如荼

实现碳中和的关键之一是减少煤炭的使用,自“十一五”以来,中国在每个五年规划中都确立节能减碳的约束性目标,并分解到各省区市,强化各级政府目标责任制。从“十二五”起,中国以单位GDP碳排放强度下降这一系统性、约束性目标为抓手,促进低碳发展。

在提升能源效率方面,中国较早采用“超超临界”发电技术,发1千瓦时电仅需270克煤;钢铁、水泥等高能耗产业的能耗大幅下降……仅2016—2019年,中国节能提高能效工作的效果,相当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4亿吨。

在改善能源结构方面,截至2019年底,中国碳强度较2005年降低约48.1%,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3%。同时,增加零碳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中国可再生能源领域专利数、投资、装机和发电量连续多年稳居全球第一,风电、光伏的装机规模均占全球30%以上。

同时,中国实施大规模植树造林,森林碳汇大幅提升。2018年,森林面积、森林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509万公顷、51.04亿立方米,成为同期全球森林资源增长最多的国家。

社会各界还逐渐转变能源消费理念,各种低碳环保产品越来越受青睐。2010年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以年均翻一番的增速增长。

在各地减碳行动中,深圳走在了前列。深圳是中国经济发展大市,近五年碳排放只增长了400万吨,主要因为深圳优化产业结构,向高附加值产业转型,单位产出增长和碳排放开始逐渐脱钩。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介绍,建设坪山新能源汽车基地是深圳降低燃油车排放采取的有效措施之一。深圳上万辆公交巴士和出租车完成替换,这些年的替换效应相当于1万辆公交巴士和出租车替代60万私家车产生碳排放当量;深圳淘汰低端企业上万家,鼓励发展高附加值和新能源产业;深圳还最早在全国设立生态县,规定内的土地不能开发,并且不断恢复被破坏的植被,建设生态景观林,对空气和碳减排有很重要的作用。

为实现达峰目标,生态环境部表示,“十四五”规划将有一系列硬措施,不仅包括指标设定,还包括更好地借助市场手段,综合运用科技、财税、环保等政策,更好推进高质量发展。